临松山下的悲剧
本文摘要:甘肃省张掖市民乐县临松山下朱家庄的朱维礼,年轻时身强力壮,勤恳耐劳,样样农活拿得起,放得下,是一把务习庄家的好手。俗话说,人勤地不赖。他的慷慨输出,得到的是土地的无私回报。包产到户没几年,他就盖了房子,娶了妻子,养了两个聪明可爱的女儿,加

  甘肃省张掖市民乐县临松山下朱家庄的朱维礼,年轻时身强力壮,勤恳耐劳,样样农活拿得起,放得下,是一把务习庄家的好手。俗话说,人勤地不赖。他的慷慨输出,得到的是土地的无私回报。包产到户没几年,他就盖了房子,娶了妻子,养了两个聪明可爱的女儿,加上老母亲,一家五口人,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。

  病起浇水

  九十年代中期某年的一天夏夜,朱维礼来到地上浇水,不料一脚踩空,跌到了漩膛坑里。从祁连雪山里流来的冰冷浑浊的河水立刻淹没了他热汗直流的身子。等他翻身站起爬出坑时,浑身泥水淋漓而下,冰冷透心。时令虽是五月,但夜晚的山风仍然寒冷。朱维礼只好瑟缩着身子终于浇完了水,回到了家。

  到了次日,他的胃就疼了起来。此后,他胃疼不断,先是吃去痛片,后是吃“斯达舒”,再后是走东串西上医院就医,中药、西药吃了一大堆,病情时好时坏,但一直没有得到根除。

  “福音临门”

  朱维礼害胃病,朱家庄人人知道。

  九十年代末期的一个冬日傍晚,朱维礼因胃里隐隐作疼,正躺在热炕头上歇息。忽见门帘一掀,走进一个陌生人来。他抬身问来者是谁,有啥事情?来人告诉他,是他的本家兄弟朱维成的姨表兄弟克积德,说在与朱维成的闲谈中了解到了大哥的病情,很是同情,便决定上门亲自为大哥传送福音,以便祛除病魔,恢复健康。第一次听到“福音”的朱维礼问道:“啥是福音?”克积德向他们两口子解释道:福音就是信奉“三赎基督神”。人要是害了病,只要面对“三赎基督神”诚心忏悔祷告,神就会原谅病人,让病魔离开患者,疾病就会不治自好的……只要大哥从今往后信了“三赎基督神”,我敢肯定,不用打针吃药,过不了多久,你一定会恢复健康的。你若不信,就去问一问赵家庄的赵怀庆,他得了乙型肝炎,花了好多冤枉钱都没治好,可自从信了“三赎基督神”后,很快就好了。还有东葛庄的周存香,得了乳腺癌,也是东瞧西治不见好,最后信了“三赎基督神”,诚心悔过,结果不治自好了……还有好多例子,我就不一一列举了。从这些例子你就可以看出,信奉“三赎基督神”有多好啊……

  听着克积德的讲述,朱维礼两口子不觉动了心:世上还有这么好的事,不用吃药打针,更不用花冤枉钱就能治好顽症,那就信了吧!

  当天晚上,克积德就从包里掏出一块绣着十字架的白布,在堂屋的正墙上挂了起来,让朱维礼两口子随他跪在地上,双手合十,口里念念有词:“三赎基督神啊,宽恕我的罪啊,我愿成为你的子啊,求你赐给我健康啊……”

  痴迷向神

  为了治病,朱维礼虔诚信奉了“三赎基督神”,祷告十分勤谨。地里的草多了,他们无暇去拔;孩子的衣服脏了,他们无心去洗;吃饭的时候到了,他们无暇去做。一切家务都推给了年逾古稀的老母亲。

  有一年秋收时节,朱维礼两口子摊了满满一场麦子去打。打了几轮后,刚把场抖好,就见有人急急赶来通知他俩,说是神使来了,要聚会讲经,要他俩赶快去听讲。两口子便赶紧丢下杈把扫帚赶了过去。只见满屋子跪满了信徒,而神使克积德正端坐在十字架绣旗下讲个不停。他俩便急急跪下去双手合十目不斜视地听了起来。不知过了多久,一阵闷雷传了进来,狂风吹过,白杨树猛烈地摇撼着。要下大雨了,朱维礼急了起来,便起身告诉克积德要去攒场护粮。可讲得正在兴头上的克积德反问朱维礼,是治病重要还是攒场重要,是神重要还是麦子重要?朱维礼听了,无言以对,只好乖乖跪下去双手合十继续听了下去。又过了一阵大雨瓢泼而下。朱维礼见状,知道一场麦子全泡在水里了。等雨停了,聚会结束了,朱维礼两口子来到场上一看时,傻眼了,周围打场的人家都攒好了场,盖上了塑料布,只有他们家的场,一场麦子全漂在水里了。

  事后,他们抖了又抖,晒了又晒,一连五天才打了一场麦子。这事一时成了村里的笑话,可他俩私下说,你们懂个啥?麦子湿了还在场上,“三赎基督神”要是不保佑了,那可就麻达了!

  殒命“方舟”

  2005年左右,网络盛传着“玛雅预言”,说是2012年12月21日地球将爆炸毁灭。自称“三赎基督”神使的克积德将教徒们聚合起来,说地球毁灭不仅是“玛雅预言”,早在一千多年前,伟大的“三赎基督神”就早有预言,在《圣经》中明确写着,因为人类犯了大量的罪行,地球将在2012年12月21日彻底毁灭。但是只要信奉了“三赎基督神”,到时候,神就会派“诺亚方舟”来安全接走他的信徒。而那些不信“三赎基督神”的人,都会灰飞烟灭的。如此一来,信奉“祷告教”的人迅速增多。

  地球要爆炸,人类要毁灭,这还了得!屈指算来,再活六、七年,世界末日就来临了!为了拯救自己一家,到时候好搭乘上“三赎基督神”派来的“诺亚方舟”,还是加紧向神祷告吧!

  地球毁灭的时间在迫近着,朱维礼两口子的祷告在加紧着。小小的胃病算什么,忍一忍不就过去了;地里的草长高长密了算什么,不就是少打几把粮食嘛!多打些粮多挣些钱到时候又有啥用场!到时候全家人能搭乘上“三赎基督神”派来的“诺亚方舟”活命才是最重要的……

  2010年9月16日傍晚,乌云低垂,山雨欲来,朱维礼两口子又来到了聚会点参加集体祷告。入夜不久,大雨突至,气温骤降。朱维礼跪拜在冰凉的地上,只觉得浑身透凉,胃疼一阵紧似一阵,脸色蜡黄,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,眼看实在坚持不下去了,只好揪了揪妻子田兰芳的衣襟,悄声告诉了她自己的痛苦。她见他病得太厉害了,就告诉了神使克积德。克积德见状,也就允许他俩早点回家休息,其他人继续祷告。此时,夜色如墨,大雨如注。一出门,大雨就毫不留情地泼洒在他们身上,很快就湿透了他们的衣裳。道路泥泞不堪,坎坷不平,左一个水坑,右一个水坑,防不胜防,夫妻俩的鞋里很快就灌满了冰凉的雨水。朱维礼佝偻着腰子,双手捂着肚子,浑身淋着雨水,在妻子田兰芳的搀扶下,一步一挪地艰难地回到了自家屋里。

  急急脱衣上炕盖好被子,朱维礼仍觉得寒气透心,颤抖不止。胃疼在不断加剧,即便女儿给他吃了好几种药,还是不见丝毫缓解。忽然一阵恶心袭了上来,他张口就吐,结果吐出的是一股一股黑褐色的血水。妻子见状,吓得魂飞天外。还是大女儿有主见,立刻打了120急救电话,说了情况,随后又给姑父打了电话,求他快来。

  吐了半盆血水后,朱维礼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。女儿给他擦去了嘴角的血水,又给他喂了几勺热水,他好像平伏了下来。也许感到了大难难逃,他望着两个女儿,满眼是难舍的依恋。但只过了片刻,又一股剧疼更加猛烈地袭了上来,疼得他牙关紧咬,两腮鼓胀,双手扯紧被角,哼哧不断。忽然,他的舌头伸出唇外老长,喷出了一口大气,昏死了过去。

  等到姑父冒着大雨赶到时,朱维礼的脉象已摸不到了。当姑父详细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时,他十分气愤,立即报警。为了讨个说法,他要求小舅母田兰芳赶快召来祷告教徒祷告,否则跟她没完。

  田兰芳打通了电话,向还在一起祷告的克积德一伙说了突然变故,要求他们快来救人。不一会一伙人来到了朱维礼家,见人已死去,便立马在克积德的带领下,齐声祷告起来:“祈求神,祈求神,祈求神灵来救人;祈求神,祈求神,祈求人死复又生……”越念越快,阵势慑人。

  但此时任这伙人再怎么用力祷告,“三赎基督神”怎么也不显灵救人了。

  不久,120救护车来了。经医生检查,人已早已死亡,朱维礼害的是胃穿孔,要是及早送医院就医,凭着现代医学的高超技术是绝对不会丢了性命的。

  不久,镇上派出所的警察也来了,把这伙人带走了……

  临松山下的朱家庄,又挂出了一架楼楼纸,一阵阵唢呐声如泣如咽,一阵阵哭嚎声哀绝惨痛……

相关内容

内容聚焦